追蹤
意志的硝煙-FlameOfTheVolition
關於部落格
——鋼鐵鑄就意志、鮮血譜寫戰歌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歡愉的甜叫蕩漾在洋溢著蜜糖味的房間里,男人長驅直入,把溫熱的白液吐進女人體內。

同時女人手中的短錐也利落的穿透了他的後腦殼。

“向您致敬,先生~”女人掛上明媚的笑容看著男人詭異的亢奮表情,平穩起伏的胸口看上去一點也不像剛剛做完激烈的運動——
“直到剛才您的右手都沒有鬆開您的劍,這樣的警戒心值得我為您付出特別的服務~”

她把身體和短錐從男人身上抽離,又裹上來時的長斗篷,然後轉身面對窗外,明媚的月光照耀著她的金髮。

“撒~該去交差了~”

艾利米亞隱匿在煙囪的陰影中,看著那綹金色的長髮消失在夜晚的黑暗里,眉頭又一次緊緊的皺起來。

太荒唐了。
他想。

交給我艾利米亞完成的任務什麼時候輪到一個用下半身去殺人的女人來幫忙?明天無論如何要跟會長提議下,那樣的任務我一個人就可以完成呀。

“你是會長還是我是會長?”

隱沒在黑暗中的身影冷冷的散發著寒氣,艾利米亞吞了吞口水……

“退下吧。”

毫無商量的餘地。

看著那抹高傲的猩紅消失在門口,刺客會長眯起眼睛——

“你覺得怎樣,羅塞拉?”

“您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黑暗的角落無聲的亮起一抹金色,勾畫著女刺客妖嬈的身段。

“真話。”

“就如傳聞一樣,是個惹人討厭的傢伙。”女刺客皺起眉頭毫不掩飾地表示出厭惡,“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跟這個爛人搭檔。”

“這個爛人是目前最有潛力的年輕人之一,你能明白吧?”

“是~是~我明白。所以我就勉為其難的教教這個小弟弟好了。”

“羅塞拉,他跟你一樣大。”

“同齡的男人總比女人幼稚好幾年,所以還是小弟弟~說起來……您可不可以用另一個名字稱呼我?我比較喜歡那一個耶~”

“哈哈哈哈……不行。”

——
第二天一早,羅塞拉一身夢羅克居民的打扮混跡在行宮外的圍觀者中,伸長脖子探望著,一邊豎起耳朵留意著旁邊的冒險者與商販的談話——

“咳,新上任的官老爺,因為之前的幾位上任沒幾天就遇害了,所以這一位似乎特別謹慎,用護衛隊把行宮包了個里三層外三層,過去遊客還能進到中庭參觀,現在……想接近大門都難嘍~”
 
“會遇害也是因為那些人除了享樂根本不管其他事啊。中央也是……究竟是人才匱乏還是他們根本都是一樣的貨色啊!”

又或者……這座被不知名的勢力所控制了的城市其實已經被拋棄了呢?

這次上任的官員恐怕同樣不是什麽正人君子。從他手下這些護衛隊員趾高氣揚的態度中就可覺察出來——膽小,勢力,懼強欺弱,恐怕剛開始拿到升遷的調令時還興奮的發抖吧?現在則只有躲在被窩里發抖的份了。

——如果只是這樣一個人……那絕用不著兩個人動手。一定還有什麽其他的原因……是那個嗎……

行宮裡一個魁梧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目不轉睛的打量著:重鎧,巨劍,劍士頭盔——哦呵,十字軍啊~看來有必要探他一探呢~

她面帶微笑的向前走去,但還沒走出人群就僵在那裡——一個醉漢先她一步東倒西歪的撞了過去……衛兵們趕忙端起長槍:

“喂!走開!”

“怎么了?”高大的十字軍被這邊的聲音吸引過來。

“報告長官,有一個醉酒的庶民……”

“你們這些蠢貨!”他提起醉漢的頭髮:“對付這種人只要這樣——”一拳打在他的腹部,醉漢“嗚哇”的吐出來,之後被人厭惡的丟在一邊。

十字軍拿出手帕用力地擦拭著與醉漢接觸過的地方:

“我要進去換件衣服,你們找個陰溝把他丟遠點!”說罷轉身消失在華麗的拱門中。

——原來如此啊~

片刻后,羅塞拉找到了醉漢被丟棄的臭水溝:

“你可真是狼狽~”
她看著一身臭水的人艱難的從溝裡爬出來,捏著鼻子揶揄。

“多嘴。”

“吶~怎么樣?那一拳能探出他多少實力?”

“嘖……難纏的對手。”雖然不想承認,但是艾利米亞這個時侯也只能說老實話。他解開衣裳,露出之前被攻擊的地方,紅腫已經消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青紫。

“嘿嘿~看來沒把胃吐出來算你走運哩~”羅塞拉依然捏著鼻子,紫羅蘭色的眼睛瞇起一個俏皮的弧度,“……你比我白嘛~”

“別把我和你相提并論!”艾利米亞不悅的拉起衣服,故意忽略掉女刺客臉上一閃而過的驚怒。

“那么——我們來談談今晚的對策吧……”

知道嗎艾利,如果不是因為跟會長有約在先,說不定剛才我會一時衝動殺了你。

手段這種東西,在以達成任務為先決條件的暗殺世界有那么重要嗎……

——

“呀啊~……啊……”師父手中的物體在身體里穿梭,喚醒了尚不應該覺醒的刺激。

“白丸,你要習慣這種不適感,因為你將來會有無數次這樣的體驗。爲了完成任務,必須在最高點的衝擊下也能保持清醒。”

“啊……啊啊——……”

“爲了把你的武器,徹底,深入的插進目標最軟弱的部位……”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師父……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可以做到嗎……

——有是有,但是對我們來說,這個手段是必須的。

“‘羅塞拉’,她們每代的做法都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如果被她們的外表迷惑而對她們的身體有所企圖的話,就要準備好自己的命來買單呢。因為她們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是劇烈的毒藥。”

居然做夢了。

羅塞拉睜開眼睛,轉頭看了看窗外。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但是鑲嵌在藏藍色天幕中的星星已經很亮了。

她起身,梳理著長長的金髮,特別的挑出耳後的一綹編成一根細細的麻花,又在鬢角的位置點綴上漂亮的珠子。眉毛彎的妖嬈,眼角稍微上挑,末端沾上少許紫紅色的亮片,襯上夜晚的冷光看起來非常迷人。桃紅的嘴唇濕潤柔軟,腮邊的胭脂恰到好處的自然。

“艾利米亞,今天我要讓你徹底明白,什麽才是羅塞拉……白丸真正的手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