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志的硝煙-FlameOfTheVolition

關於部落格
——鋼鐵鑄就意志、鮮血譜寫戰歌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昨天晚上做了什麽……爲什麽腰疼……

*
我還記得……第一次聽到別人那么說時,他一言不發的樣子,雖然他沒有哭,也沒露出失落的表情,但是我認為他的眼淚流在他心裡。所以……

“雙胞胎?騙人~你們一點都不像嘛~”

……每當聽到有人這么說的時候,我就會……超想揍人!

但是比起這個,我知道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不是揮拳頭而是攬過他的肩膀:

“赫羅密是我弟弟!親弟弟!”

……

“啊……我的有點長了……”葛波菲爾舉起剪刀,毫不留情的對自己火紅的頭髮下了狠手。坐在對面畫著魔法圖的巫師聞聲抬起頭——兩人的凌亂的長髮從髮型來看幾乎一模一樣。

“那種小細節沒關係啦,高比。”
髮型太過相似的話不是會顯得我們更不像嗎……

“有關係……唉,你如果也長得像爸爸就好了。”

看來這傢伙對髮型的偏執已經成為習慣了呢。

葛波菲爾與赫羅密。
他們十分巧合的在同一天出生于早晨和晚上,并享受著同一份父愛。但是這樣的巧合卻不能改善赫羅密在家族其他人眼中的地位——“私生子”,他們在私下仍然這樣稱呼他,甚至有人認為他根本不具有羅蘭家的血統,原因只有一個:那頭象徵著至高魔法天賦的白髪。羅蘭世世代代都是勇武的騎士,擅長魔法的人在這個家族歷史中不曾誕生過一個,就連從事法系職業的人都屈指可數。

“你只是太像你媽媽了。”這是父親給出的說辭。但是赫羅密總覺得這句話象是說給他自己。只有高比……頑固並且堅決的維護著他們的血緣關係,到了連赫羅密都覺得會不會太偏執了的地步。

“我說,高比,”赫羅密放下手中的羊皮紙,“你最近經常蹺掉操練,是不是不太妙?”

“沒什麽啊~新來的那個長官……看見我就打哈欠,令人不爽!而且最近提出早散的都是那傢伙,我反而意外的全勤了呢~”

這樣豈不是更不好……赫羅密想。

葛波菲爾本來就不像父親那樣擅長某種兵器,本人又不愛努力,這樣下去即使靠著家族的聲望晋升了騎士也難有再被提拔的機會。

到時候挨父親數落的可是你啊。

“那……要不要四處逛逛?”他打定主意站起身,拍了拍皺掉的袍子。

“積分都來過那么多次了,還有什麽可逛的?”

赫羅密指著遠處聳立的高塔,笑瞇瞇的回答:

“吉芬塔啊,來了這么多次你還沒進去過吧?今天就帶你參觀下好了。”

站在樓梯上,葛波菲爾厭惡地對著下方“嗡嗡”亂響的紅點皺起眉頭:

“噁~這什麽鬼地方……|||||||||”原以為吉芬塔下面是什麽神秘的世外桃源……結果這種地方有什麽好參觀的。

“別這么說嘛~”躲在身後的赫羅密發出俏皮的嬉笑,“吉芬塔可是有很多秘密的喲~作為我們兩個專用的冒險場所不是很適合嗎……要保護我喲~”
沒等對方反應過來,赫羅密就一把把他推下樓梯,接著在蒼蠅靠近他之前放了一堵火墻——

“高比別動哦!”——便開始詠唱魔法。
高熱的元素粒子在空氣中聚集,急著突破火墻的赤蒼蠅只看到摔得眼冒金星的見習騎士,沒注意頭頂急衝直下的火流,瞬間被燒得連翅膀都沒了蹤影。

“赫羅密,太危險了……”葛波菲爾搖搖晃晃的爬起來抗議。卻被笑得一臉天真的巫師按住了肩膀:

“不許退縮哦高比~你是我哥哥吧~”——可愛的把頭一歪,“吶~”

<昨天晚上回家以後忘記了……所以……就這樣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