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意志的硝煙-FlameOfTheVolition
關於部落格
——鋼鐵鑄就意志、鮮血譜寫戰歌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看呀看呀~人家也可以傲嬌喲啾咪+>vO

溫瑟蒂記憶中的愛達,是個有著一頭烏亮的長髮,活潑的碧綠色眼睛,有點羞澀又天真爛漫的孩子。跟眼前這個髪色與膚色一樣蒼白,眼中充滿憂鬱的女子是截然不同的人。

所以門開的瞬間,他還以為自己敲錯了。

可是眼前的女子怔怔的盯著自己,雖然表情沒有什麽變化,但是來自那雙眼睛的視線幾乎十幾年都沒有變過,灼熱得仿佛他所記得的每一個瞬間。

“……愛達……?”

“嗯。”

“我……我是溫瑟蒂……我回來了……那個……你還記得我嗎?”

“……嗯。”

預料之外的對話內容,和預料之外的尷尬氣氛。

愛達抬手把右耳前的鬢角抹到耳後,怯生生的問了一句廢話——

“……認得出來……我?”

“啊?……哦,嗯。”

“請……進來坐吧。”

她閃身讓出一條進屋的小縫,臉頰泛起潮紅。

柔軟的沙發,坐下的時候會把身體陷進去,這點也跟以前一樣沒有改變。隔著茶几女創造者端正的併攏膝蓋,眼睛依然專注的盯著眼前的騎士,似乎沒有察覺對方已經有點不自在了。

“好……好久不見了愛達,你好嗎?”

“我很好,溫瑟蒂……你好嗎?”

“我……我也很好……”

……
沒有話題。

凱文如果在這裡一定又要嘲笑了——溫瑟蒂想,不過他情願現在凱文會突然出現,哪怕笑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誇張。

“我去泡點東西……想喝什麽?”愛達站起來。

“紅茶就好。”

看著她走進廚房,溫瑟蒂鬆了一口氣倚在柔軟的沙發背上。

艾爾帕蘭……在這裡的朋友們一個個都發生了改變。不知道在他們眼裡的自己是不是也跟以前不一樣了呢?——“沒有人經歷了這麼多年的大事小事還一成不變的。”想到基辛格的話他笑了一下,爸爸的話永遠都是對的。

廚房裡,愛達看著燒瓶裡的紅茶水漸漸的冒出氣泡,偷偷斜眼看了一下在沙發上發呆的騎士。

一點也沒變呢——她想,跟自己多年的設想一模一樣,就連樣貌、聲音、還有說話的方式、習慣等等,都跟自己記憶中的那個溫瑟蒂一樣,不過是體積變大了一點,性狀也成熟了一點,但構成的東西依然沒有改變……她輕笑了一聲。

紅茶沸騰。她握住木製的燒瓶夾,把裏面的液體均勻的分裝在兩個杯子里端了出去。

“謝謝。”

溫瑟蒂接過來的一瞬間覺得哪裡不對,但是他又說不上來,直到嘗第一口——

“……愛達……誰教你煮紅茶的?”

“珍妮老師。”果然!“……怎麼了?”

“……我是說,有點‘媽媽的味道’……”

“謝謝。”

“不……這……”這不是在誇讚——但他說不出口。

“很抱歉,上次您回來的時候,我沒有出來見您。”

“這麼說那個時侯你果然在啊。”

“嗯。”只是藏在窗簾後面看著。

“爲什麽不出來呢?”

愛達張了張嘴,然後低頭去喝茶,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氣氛又一次冷下來。溫瑟蒂抓了抓後腦勺。

“呃……愛達你……長大了。”

“是嗎。”

“嗯,成熟了。”

話一出口騎士又開始後悔——他看到對方輕握拳頭放在胸前,紅著臉偷偷的把制服向上拽了一下。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越解釋越尷尬。

愛達垂下眼睛:“沒關係……小時候不是說好了嗎,”

重新抬起來的時候,目光中有他熟悉的堅定。

“我在這裡……在這裡等您。不會去任何地方……”

——“溫瑟蒂,愛達就在這裡,愛達哪裡也不去,一直一直~只做溫瑟蒂一個人的公主喲~”——

“所以一直……一直……只想做您一個人的……”

“嗯,我一直是愛達的騎士。”騎士打斷了她的話,微笑的眼睛裡有她不熟悉的悲傷。“愛達也一直是我的公主。”

創造震了一下,慢慢把手伸向騎士——在她的童話里,公主最終會嫁給騎士。

然而——

“……所以我希望公主能早點找到她的王子。”

在他的童話里,公主只能嫁給王子。

停在半路的手握成拳頭,然後慢慢的移回水杯的位置。

“要幸福啊,愛達。”

溫瑟蒂摸了摸她低垂的頭,手卻突然被握住——

“那麼至少請您……不論經歷什麽都回到這裡,沒有您的話,我……”不會幸福的。

“知道了。”

心疼的回握那隻纖細的手,溫瑟蒂看到上面橫七豎八的新傷舊傷,跟珍妮的手上一樣的傷。

“製藥的人手都會變成這樣嗎……很痛吧?”

愛達搖頭:“跟您的不辭而別比起來,什麽都不算痛。”

“抱歉。”

“請不要這麼說,您並沒有做什麽需要向我道歉的事情。”

……

離開福特家的時候,溫瑟蒂回頭看了一眼,他記憶中愛達臥室的窗簾是粉色的,幾年前回來時換成了墨綠色,現在依舊是墨綠色。那個與室內陰暗的光線分不出來的窗簾後面,白色的頭髮清晰可見,還有那張與頭髮同樣蒼白的小臉。他揮了揮手,對方就消失在那片黑暗中。

“溫瑟蒂,公主不會去找王子的。”透過窗簾朦朧的遮擋看著他的背影,愛達悄悄的說。

“如果你不需要公主,那麼我就不再是公主。”

“你需要矛,我就變成矛。”

“你需要盾,我就變成盾。”

“你需要堡壘,我就變成堡壘。”

她轉身走回桌前,拿起滴管熟練的在幾隻試管中取樣,混合,觀察著化學反應的變化,然後翻開羊皮紙裝訂的厚厚的筆記本,飛快的記錄起來。

*補充
關於少見的黑髮女煉金

前年剛開始玩RO的時候是被朋友誘惑去了私服,後來聽說單位的另一個朋友也在那個服於是就去找她。
經過了一番周折(具體不說了)在夢羅克中央左邊的椰子樹下面看到了她的黑髮女煉金,當時正在喂小雞
由於我的記性很差,總是記不住那些五花八門的煉金里哪個是她,於是有一次……她終於……暴走了……
“全服只有我一個黑髮女煉金!”她這樣說。
從此以後,我就記住了黑髮女煉金的故事(?),并對黑髮女煉金產生了非比尋常的好感||||||||||||[不要問我也不知道爲什麽
後來尾隨另一個朋友換了伺服器,發現那個伺服器裡也沒有黑髮女煉金,於是我就創立了新服的第一個黑髮女煉金,用來節省我藥水的開支囧
再後來仔細想想自己的這個號,有點山寨之嫌,於是就收集了些材料去把頭髮染成了白色
但是,女煉金果然還是黑髮的好。<<<<這明顯是先入為主的情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