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志的硝煙-FlameOfTheVolition

關於部落格
——鋼鐵鑄就意志、鮮血譜寫戰歌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是來推這個的

上面的題目是假的



天際微亮。

夜晚帶來的清涼還沒有褪去,天地間的萬物都在妙勒尼山脈的懷抱中酣睡著,或者說尚未甦醒……除了那個“永遠不睡的男人”——海因茨·格爾尼。

此刻他正穿著整齊的鎧甲,握著黑刃的鐮刀,在一扇門前高高的抬起套著重靴的右腳,用力踹下——

“乒!!咚!”

“伊爾文!天亮了!跟我切磋!”

現在枕頭裡的腦袋惺惺的回頭,瞟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門又把頭轉了回去。

“伊爾文——!”海因茨上前抓住那頭搓得淩亂的銀髮,“快醒醒——……”然後低頭看了一眼不知什麼時候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黑色劍刃……

“我說過很多次,在雞打鳴之前不要來動我的門。”

銀髮下是那雙熟悉的血紅色眼睛,冷冰冰的散髮著寒意。他笑著鬆開手,拿開了頸間殺氣騰騰的劍。

“抱著死神之劍睡覺你不擱得慌么。”

“……被你逼的。”

伊爾文又恢復了之前萎靡不振的神情,無精打采的看了一眼漏風的門洞外面那黑乎乎的天空——

“好想睡……”

他張開大嘴打了一個哈欠,然後發現那個不懂睡覺之美妙的混蛋正在解他的睡衣扣子……“你幹什麼?”

“快換衣服!”對方把厚重的騎士披風和鎧甲一股腦丟在他的被子上。

伊爾文歎了口氣,指了一下旁邊的椅子。

“我不坐了,你快點。”

“誰說讓你坐了,我讓你幫我把襯衣遞過來。”

海因茨扯過椅背上的黑色布料丟給他,然後看著同僚一邊抱怨著“自作多情”一邊懶洋洋的更衣。

這樣的伊爾文,在穿上鎧甲,繫好披風,拿起佩劍的時候就會變成截然相反的人。他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經以為睡著的伊爾文全身都是破綻,而在與對方一起領軍出征的幾年裡一直神經兮兮的整晚不敢睡覺,結果有一次敵軍真的來偷襲,這個睡得比誰都迷糊的傢伙居然反應得比誰都快……但是那時可憐的自己卻已經養成了不怎麼睡覺也能清醒的習慣,並且這個習慣一直延續到今天。

“夜晚太長了……”他自言自語到,“要我說太陽只要下去兩個鐘頭就該上來了。”

“哈?……開什麼玩笑。”伊爾文已經繫好了披風,甩了甩淩亂的銀髮,拿起佩劍——

“走吧,今天不把你砍得七七八八就對不起我的門。”

“嘿嘿嘿……最好你能。”

握緊武器,兩人一起消失在門外的黑暗中。

*

愛達·福特的草圖整理——>

線稿



上了一半的彩圖


Kuso——看,像不像《天堂》[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