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意志的硝煙-FlameOfTheVolition
關於部落格
——鋼鐵鑄就意志、鮮血譜寫戰歌
  • 499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本來……想寫百題的……囧|||||

——

“爸爸,爸爸,番茄醬……太遠了,我夠不著……”

稚嫩的小手在揮舞著,奮力地伸向自己手邊的番茄醬罐子。那個時侯那孩子連吃飯上椅子都要用攀的。現在回想起來仿佛還能聽見那雙不老實的小腳“噔噔”地踢騰椅子腿的聲音。

一晃眼就這麼長大了——平視前方只能看到他酷似自己的鼻子。

基辛格凝視著兒子,溫瑟蒂凝視著棋盤——那表情就像要把站在自己國王面前的戰車剝了殼吃掉一樣。

“你輸了,溫瑟蒂。”

“等等等等……”兒子抬起手,然後仔細地,專心地,把棋盤的每個角落又掃了一個遍,確定回天乏力已成事實之後,慢慢的抬起頭——

“……我輸了?”

“你輸了。”

“又輸了?”

“又輸了。”

“難以置信!”他誇張地張開雙手,“一定有什麽地方搞錯了!你今天已經贏了16局!”

“是的,你的連敗紀錄又刷新了親愛的兒子。”基辛格沖他露出一個狡黠的微笑。

“嘿……這太不公平了,我明明每一步都很小心……”

“是的,你每次都是非常小心的步入我的圈套。”

“爸爸……!”溫瑟蒂漲紅了臉。

這時,珍妮從廚房探出頭來,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紅光——

“好了你們兩個,吃——飯——!”

說罷又把頭縮了回去。

“她在高興什麽?”兒子問。

“天知道……”父親搖搖頭,向廚房走去。

“不祥的預感……”小聲咕噥著,溫瑟蒂跟在後面走進廚房。

“哦……天……”

當珍妮吧咕嘟咕嘟冒著泡的亮綠色濃湯端上來的時候,溫瑟蒂的預感得到證實。

“這是什麼東西……”

“梅納海葵湯~”珍妮自豪的單手叉腰,舀了一大勺把寶貝兒子面前的湯碗盛得滿滿——

“多利姆太太秘傳的夢幻配方,我居然一次就成功了!”

“……是挺夢幻的……”

“……珍妮……親愛的不用給我了。我突然想起來我中午有個學術研討會要去參加我必須走了。”

基辛格沖溫瑟蒂擠了擠眼睛。

“呃……我……”收到信號兒子馬上起身,“對……我中午也約了福克斯!我答應去參觀他的實驗室。”

“那麼兒子我們一起出門好了。”

“好的爸爸!”

兩人步調一致的沖出廚房,各自拿起自己的外套,幾乎同時把手伸向了大門的把手……然而有樣東西比他們更快的佔據了那個神聖的突起——銀叉子。

“都——給我——站住——!”珍妮的聲音仿佛是被咬出來的,“最好不要以為我只會仍瓶子,飛鏢也很准。”

父子倆慢慢的回身,依依不捨的把外套挂回原處,不情願的蹭過抓了一把叉子在手裡的珍妮挪向廚房……

“真是太夢幻了……”基辛格倚在廁所外面的牆上對裏面的溫瑟蒂發表感慨。

“我早說過,你不該讓她做飯……”溫瑟蒂的聲音顯得有氣無力。

“我說服不了,她熱愛這項家事。”

“她熱愛的只是該死的煉金術和該死的藥物研究……她認為做飯也像做藥一樣要充滿創新。”

“的確是這樣。”基辛格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見鬼……如果明天早晨還不好我就要聯絡羅卡斯長官請假了……”

“明天?”

“是啊,我們的探親假就到明天。”

“什麼時候?”

“晚上八點鐘之前。”

基辛格短暫的沉默了一下。

“其實……你可以去普隆德拉找我的,帶著媽媽,她也很久沒有去過王都了。”

“……我們……我們還有很多研究要做。”

“……哦……也對呢……研究比較重要。”

“溫瑟蒂……你在下棋的時候往往只注意自己的棋子怎麼走,而忽略了對手的行動,這是你的敗因。”

“什麽?爸爸?”

“沒什麼,你好了沒有?好了就快出來!”

“再……再等一下!”

溫瑟蒂很幸運的沒有把腹痛帶到第二天天亮,所以午飯過後,他便整頓好裝備去後院牽他的格裡布了。珍妮把三十支親手調製的白色纖細藥水裝在他的行囊里,栓在大嘴鳥側邊的行李帶上,基辛格幫著兒子給他的坐騎補充上路前最後一頓飼料。

“我會去看你的。”他拍拍他的肩膀。

“嗯……我愛你,爸爸。”

“我也是。還有媽媽。”珍妮兩眼通紅,賭氣似地別過頭。

格裡布吃飽喝足,滿意的叫了一聲。溫瑟蒂便拽著它,沿著門前的大道向南門走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